晨露玫瑰 Elegent Glamour

2013-10-01 11:39:18
韩勤耕,毕业自中国政法大学,却在欧洲戴上了厨师帽,成为维也纳“十大厨师”中唯一的一名外籍人士;而这位从北京胡同走出来的美丽女子,却又选择将自己的品牌“欧洲房子”带到成都,将优雅奢华的西餐文化与川人的慵懒闲适擦出了曼妙火花。

 

聊起事业时,她逻辑明晰思路敏捷;谈到生活,她仿若出世般以灵魂的姿态审视着眼前的自己。眼前的韩勤耕既没有流露骄傲,也不会夸夸而谈,波澜不惊的姿态,淡定从容的态度。正如她给自己现阶段的定义:“从商多年,现在的我非常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不会因为不知道该前该后该左该右而苦恼而焦虑,会清清楚楚知道,出门右拐,没有错,一定能达到目的。”

第一家西餐厅,为了“公平”
对于一名法律系毕业,身处不同语系和不同法律体系国家的打工者而言,该怎样规划自己的人生道路?彼时,身处维也纳的韩勤耕,开始了扪心自问的思考。二十世纪90年代,大多数中国人出国后的初级生存模式是在餐厅打工,然后通过集资或是贷款等方式,开一家属于自己的中餐厅。通常这样的中餐厅,在西方遍地都是。而这样的餐厅,普遍在外国人的眼中属于品质不高的快餐,既便宜又快捷但没有什么质量,味道千篇一律。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西方人会用中餐馆的水准来评价中国人,这让当时身处异地的韩勤耕十分不能接受。她心里清楚的知道,中国人有很多相当有水准的菁英奋战在各行各业的领域里,作为一名中国人,我们不应该受到别人这样不太公平的看待。为争一口气,或者说是为了证明中国人不容小觑的实力,韩勤耕暗自下定决心,要开一家让西方人为之称道的西餐厅。

回忆起创业之初,她告诉我:“在维也纳一共有三个非常著名的厨师,实际上都不是从事餐饮行业的。西方人认为,厨师最重要的先天条件是味蕾发达,能够尝到别人尝不出的味道,这样才能在一个高出一般水准的基础之上让美食又以一个完美的协调,可很多人在最初并不知道自己拥有这样的天赋。”餐厅筹备开业的时候,一次意外的事件让韩勤耕发现了自己烹饪上的才能。当时韩勤耕从香港聘请了一名非常有名的厨师来打理,可能是觉得两地奔波过于疲劳,加上餐厅新开的各种琐事,这位厨师没呆多久就离开了。这一走,餐厅的厨房便也空了,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的韩勤耕连夜找人,始终物色不到合适的人选,眼见火烧眉头,迫在眉睫,不得已之下,她决定由自己出马担此重任。她请来一位来自台湾的厨师,在厨房手把手的教了自己整整一周,在这短短的一周里,韩勤耕白天将所有的菜谱做成笔记,晚上用心背诵,第二天则亲自操作,再由厨师点拨要领,指出问题。就这样,在短短一周的密集学习后,韩勤耕作为餐厅主厨正式亮相,而在当时,一家新开的餐厅需要时间被慢慢接受,所以刚开业的时候,客人并不多,也就意味着有足够的时间让她慢慢去适应节奏并且做出调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在一个月后的一天,一家维也纳当地报纸的时评专栏以推崇的口吻介绍了韩勤耕的菜,除了评价其菜式细腻之余,在未见韩勤耕其人的情况下,果断推论厨师是一名女性。这篇报道为当天的餐厅带来了如潮涌般的客流,没有心里准备的韩勤耕甚至因为分身乏术而得罪了好几桌客人,至此,韩勤耕的餐厅成功打响了第一炮!之后的几年间,这里成为当地人,尤其是德语区国家游客的一个旅游目的地,她告诉我:“他们周末都会专程开车过来,在我这里享用一餐之后再回去。”十年间,韩勤耕创造了几百个颇具水准的菜品,餐厅收获了巨大的成功,其受欢迎程度据说是连维也纳总理去进餐都需要排队。如今被欧洲媒体誉为“在烹饪上具有非凡创造力”的她,笑谈起那一段经历,充满了自豪与满足。

平行呈现西方餐饮文化
如果这就算是成功的话,那么对于韩勤耕来说显然仅仅只是个开头。21世纪初的中国,如火如荼的东南沿海开发让她动了回国的念头,由于还缺乏足够的条件,一切还都是未雨绸缪。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当西部大开发的消息传到韩勤耕耳中时,她清楚地知道,是该动身回到这个她已阔别13年之久的祖国了。

韩勤耕说,川西人有一句俗语叫做“瓦罐不离井边破”,所以重归故里,她依旧选择西餐行业作为自己立足之本。另一方面,她也发现,国内的西餐业缺乏业界良心。大部分西餐厅的出品既无品质又无品相,也缺乏相应的文化内涵,却漫天要价,这让身为行内人的韩勤耕心中充满不悦。与此同时,她暗暗立下了决心:“我要做一家真正传播西方餐饮文化的餐厅”。

此后不久,欧洲房子悄悄落户成都,谁也没想到,这个品牌在不久之后成为城中至热。但是韩勤耕心里却很清楚,这家凝聚她13年西餐经验,平行介绍西方餐饮文化的餐厅,注定会会为国内的西餐业带来新的气象。欧洲房子秉承了在西方做上流餐饮的习惯,不仅是一流的厨师,一流的烹饪技术,还有一流的原材料。“我们尽力去把西方最好的东西原汁原味的呈献给人们,并力求突显其文化内涵和美感的一面。然而在这一过程中,不会因为市场经济的杠杆作用去计较得特别厉害。”用心去呈现,却不太在意市场利润,韩勤耕的这一番话,让人在钦佩其用心之余,更窥得其背后的自信与从容。

如今,欧洲房子品牌旗下已经拥有9家分店,而今时的整个西餐行业,比起十多年前,无论是水准还是品质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人们对于西餐的认识与接纳也今非昔比。问及韩勤耕有没有在其他城市,例如西餐业较发达的北上广等城市拓展她的版图,她却笑着回答并不急于去做这件事。“我个人比较喜欢做一些优雅的事情,不希望自己的脚步过快,过累。当然,因为欧洲房子也不是一个特别在意市场经济杠杆因素的品牌,所以不适宜大规模拓展分店。”与此同时,她也透露,正在筹划将自己旗下几块非常有实力的部分重组成另一个品牌,和欧洲房子主打“秀”和“呈现”不同,这个全新的品牌会以市场作为导向。

生命最美是当下
多年在成都的生活似乎也无声改变着韩勤耕的生活态度,她更愿意享受现下悠闲生活带来的美好,在家喝喝功夫茶,或是去自己的小菜园采采摘摘,为果树修去多余的枝叶,或是用纸袋悉心将小果子包好,这些细微的小事竟也能带给她极大的满足感。而当造成推开窗,看见窗外新开的小黄花沾上了雨露,耳边的小鸟美妙的歌唱,感觉自己的心境也能和上这生命律动的节奏,产生愉悦的共鸣。这些,与韩勤耕而言却并非远离尘嚣的自我放逐,而是多年历练洞晓世情后修得的淡定从容。从幼年时期的乖小孩,到中学时流露我行我素的真性情,直至经商后戴着统一的面具让商品社会更容易接受自己,而今的她坦言自己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另一个阶段,可以不必掩盖自己的本性。“我现在的状态已经是我自己,从比较追逐外在的东西,慢慢又往回走,回归生活本来的状态。与此同时,我并不觉得我和商场是脱离的,此时的我自己的商业观、行为观和人生观都已经形成了,用我自己的话来说,现在无论是谁,想要在我边上忽悠我,恐怕要费一些力气了。不像小时候那么容易被EASY GOING,在这种状况之下,人就更有定力,更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从经商的角度来说,也慢慢成为一种优雅淡定的,一种对大局把控的状态,我非常接纳和非常欣赏自己现在的状态!”

观自在而淡泊心境,站在生命中另一个崭新的阶段,现下的韩勤耕,犹如一株沾着清新晨露的玫瑰,在阳光的折射下,散发无声的璀璨光芒!